刘雍 介绍
刘雍 个人照片
刘雍,1944年出生,贵州福泉人,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从事雕塑,壁画、挂毯、陶艺、漫画等项创作,贵州民间艺术和漫画是他艺术上的两条根,在广泛吸收中国古代青铜艺术、彩陶文化和国外现代艺术、原始艺术的基础上,形成了他特有的“混血”艺术风格。
该大师荣誉
  作品赏析:

《欢乐鼓》

《盛世鼓》


《高辛氏的女儿》


《鸽颂 1987 陶艺》


《神兽 1988 陶艺》
  作者介绍:
  刘雍自学成才,先后在贵阳市工艺美术研究所(1973—1979)、贵州省美术家协会(1980—1990)、贵州省艺术馆工作(1990—)。贵州文史研究馆馆员(2013—)从事雕塑,壁画、挂毯、陶艺、漫画等项创作。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2006年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发改委授予),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1980—)、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金属工艺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2010—),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1993—)、并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一级民间工艺美术家”荣誉称号(1996—),曾任贵州省政协委员(1982—1992),贵州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1992—2007)。贵州省人民代表大会民族宗教侨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998—2002)。
  曾先后在中国美术馆(1989)以及广州(1990)、香港(1991)、台北(1993)、法国的拉玛特兰(1994)和巴黎(1994—1995),奥地利利恩茨市(2008)和哈尔普图恩市(2009)举办个人作品展和个人藏品展,作品还到过日本、挪威、丹麦、瑞典、斯洛伐克等国展出。500余件作品被博物馆和收藏家收藏,其中:法国现代历史博物馆76件(1995—2000)、中国美术馆89件(1982—1989)、中国国家博物馆2件(2007)、维也纳大学2件(2010)。作品两次获国际奖:第十届读卖国际漫画大赛优秀奖(1989)、第八届野间国际书籍插图比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洲文化中心主办)(1993)二等奖,九次获国家奖,包括中国漫画最高奖《金猴奖》(1988)。有专著6部,包括《刘雍美术作品集》、《刘雍漫画集》、《贵州传统蜡染》、《贵州民族民间美术全集?刺绣卷》、《贵州民族民间美术全集?蜡染卷》、《贵州土家族民间绘画》等。贵州民间艺术和漫画是刘雍艺术上的两条根,在广泛吸收中国古代青铜艺术、彩陶文化和国外现代艺术、原始艺术的基础上,形成了他特有的“混血”艺术风格。
  1、北京“贵阳饭店”壁画《夜郎的庆典》(1984);
  2、北京八达岭《修复长城纪念碑》(1987);
  3、贵州省政府赠香港特区政府礼品——木雕蜡染座屏《苗岭欢歌庆港归》(1997);
  4、贵州省政府赠澳门特区政府礼品——铸铜镶宝石《欢乐鼓》(1999);
  5、贵州省图书馆外墙大理石浮雕《文字、典籍、图像》(1620平米)(2000—2003);
  6、贵阳“夜郎文化广场”主题雕塑《夜郎鼓》(2002);
  7、贵州省花溪国宾馆雕塑壁画群(2004);
  8、六盘水月亮河景区铸铜《布依神鼓》(主鼓直径3.6米,系世界上最大的铸铜鼓)(2005);
  9、贵阳大剧院雕塑《盛世鼓》、浮雕《音乐、戏剧、舞蹈》、《苗族民间故事》(2006);
  10、黄果树演艺中心浮雕《黄果树大瀑布的传说》(2006);
  11、贵州省民族文化宫锻铜《民族之魂图腾柱》一对(2007);
  12、贵州省科技馆主题雕塑《金凤凰从这里飞起》(2008);
  13、贵州民族学院图书馆学院外墙大理石浮雕《贵州民族文化集粹》(2009);
  14、贵阳奥林匹克体育中心雕塑《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挂毯《苗族神话传说创世记》(2010);
  15、中国综合研究院(深圳)铸铜雕塑《知行合一》(2012);
  16、贵阳机场航站楼浮雕《和谐贵州》(2013)。

中国美术界的一个特殊个案
作者:邹文
  华君武先生认为:“在我国,兼漫画、雕塑、陶艺、工艺于一身的仅刘雍一人;创作集讽刺幽默、装饰于一炉的又推刘雍。”此番评论的确将刘雍推上中国当代美术史研究的手术台,使他成为一个重要的个案。
  首先,刘雍作品涉及到中国美术传统怎样延续的问题。高度成熟和完善的“中国画”作为一种主干形态,几乎已完全等同于“中国美术”的概念。刘雍却没照“芥子园”之类的路标走向这个瓶颈。虽然失去了很多现成的台阶,但免于被千军万马的中国画画家埋没的厄运。他带着在野派的风尘,从“旁门左道”来到美术史中,这提醒我们,中国美术的大树,其实不只‘中国画’这一个分支。中国美术传统的本源,应该到文人画成熟之前的六朝、汉唐时代去追溯。刘雍的作品,正是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古代艺术辉煌的折光。中国当代美术史,该为出现了一些非文人画的、成熟的艺术家如刘雍等人而庆幸。
刘雍艺术在贵州的发生,还可引发艺术形式与人文环境,地缘环境的关系的思考。刘雍土生土长的贵州地区经济落后,交通不便,然而它却象古代社会产生彩陶、青铜器、画像石、佛教造像一样,以贫瘠的经济提供了艺术的沃土。经济的发达与艺术的发达或许并不成正比。刘雍以他的艺术的成功支持了这种假设。落后的环境使他和大一统的美术主潮脱节,不会被传统艺术的负面影响所污染。清贫,天然地扼制了刘雍的物质欲,令他把生命的意义更多地寄托在艺术上,获得了20世纪艺术家难得的热情驱动。所以,他的艺术如此高产。
  独立的品格和自由的精神对于一个艺术家的重要性究竟有多大?这是刘雍个案的又一个典型问题。独立的品格是指在他人风格的裹挟下,在既有形式和法则的遥控中,能够把握住个人的客观价值;自由的精神是指艺术家能在创作时始终随心所欲并敢于反常。刘雍的成功,证明这种品格和精神是十分要紧的。
  思想性是刘雍作品的显著特征。他大部分作品,都发端于耐人寻味的立意。这得益于他很早从事漫画创作的经历。漫画总是要求把形式简化到最低底限,无限上升内涵的重要性。漫画创作训练了他的敏感,思想深度随漫画的日益精深而跟进,把一种高品味的资质带进了他的所有创作中,这是使他作品绝不流于小品的前提保证。他的艺术面貌与其说是借助艺术风格形成的,不如说是依赖表述独见而实现的。事实上,思想性之于他作品的重要,已然突破了民族的,地域的圈划。这对一个“没有民族性就没有世界性”观点的笃信者来说,并不轻易。他曾经一度在都市观众的怂恿下滑入80年代“贵州美术模式”的误区,但这一模式罕有思想性的特征,帮助他从小范围的集群认同里区别出来。他关心的问题,经常反映了世界舆论的共同兴趣。漫画“方舟的沉没”,嘲讽了人类社会互相倾轧、内耗的丑恶面,乃是国际绿色和平思潮的艺术引申。他以较长的时效和较广的传布范围作寓意的选材尺度。使个别的、区域的问题退居次要。在艺术形式上,他却顽固地恪守民族化的个人风格,突出中国文化尤其是西南少数民族文化的性格。一眼就能从他作品中,读出中国传统艺术的传承关系。内容上追求世界大同的思想性和形式上坚持风格独特的民族性这种矛盾,被他以“杂交”的主张作了侥幸成功的共生。兼收并蓄的创作方法帮他协调了各种矛盾,矛盾兼容为多样性使他的艺术作为非同一般。多样性直接体现为材料、题材、手法的不拘一格的运用。他摆脱了对平面(纸布等)绘画载体的依赖,偏爱选取实在的材料,如石、陶、木、金属、纺织品等,从体量上保证了他作品的视觉冲击力,让人直观地想到青铜时代的艺术品,敦实、厚朴、具有浓烈的视觉份量和金属感,绝无纤巧柔媚的小品气。对三维的立体物象,他经常以线的理念来度量规整和秩序化。他的雕塑缺乏浑圆的转角,棱角突出,线条劲直,甚至不能照顾全方位的审美适应。观者被限定在特定的角度,才能获得接近作者初衷的美感。他不因整体绝对牺牲局部,反重视细节、局部的营养,以求对整体补充、延展和强化。在平面创作如漫画、装饰绘画上,他却又强调雕塑感,以三维艺术特有的体量感和穿透力,来锤炼线和形,把材料的厚重、弹力、强度注入到平面的线中,以单元的重复模拟音乐节奏。某一形连续排列,在单元面积中集体突出的方法,常使刘雍的雕塑获得秦汉艺术品环带装饰的异曲同工之妙。这种满密的构图,是对中国文人画萧疏、轻淡、松散的反动和实破。多样性是刘雍作品的总体特征,而浓烈厚朴则是他个人风格的显明的标志。内容的浓烈体现为主题思想的深刻;形式的浓烈表现在体量的敦实厚重,做工的谨严,构图的丰满以及数量的充盈。尽管刘雍由于大面积地采用规整、秩序和集约的手法创作,使作品罩上挥之不去的有些冷竣的理性色彩,但他的作品仍然不失底蕴丰富,充满张力的美。浓烈便是那种贵州酒一样的后劲。他的包容性和综合力,使他收藏了泉涌的才思,无尽的创作冲动。面对他的作品,必会感到一个旺盛的季节。
中国美术史的研究者们,如果愿意多在类似刘雍的个案上,寻找各种遗传和异化的原因,就能帮助读者获得关于中国传统美术的全面印象,也会使中国现代美术的园地,有更多的花色。
  这本画集的研究价值,是不言而喻的。

  后记:
  以上文字,大约写于15年前。15年后的今天,刘雍告诉我打算作为后记用在他的作品集中。我十分惶恐地管他要来,想趁付梓前的最后机会,删改去15年前的不成熟不恰当不精道。但重读这些文字,我住手了,决定不做删改,好留下一个真实的“水位”刻度参照,看刘雍涨了抑或落了。CHINA拆了那么多旧的引来那么多抱怨,我不对15年前的文字拆旧建新,或许更有助于认识真相的刘雍。
  我先要抱歉,以前的文字亏待了刘雍,评价不充分,有点像电视节目介绍嘉宾。对他的很多代表作,没有赏析;对他的为人,也欠描述。让这15年前的文字,像速写而不太像写实油画。15年来刘雍如此进步,以前的文字显然不敷写照!
  但我又很庆幸,由于评价不足留有余地,以上文字并无溢美之词,就算当年犯了中国美术评论家的流行病——委婉讨好文章委托方,用让评价对象高兴的字词、比较、眼光、观点来精神行贿,也由于这位委托方的进步,变得当之无愧于从前的恭维、推荐,而显出了自己的前瞻力。请注意我当时的标题,没有像有的人在刘雍的名字前加“贵州”、“夜郎国”或“少数民族”一类的定语,我从来认为刘雍的个人风格,当得起中国乃至国际的比对;刘雍的成就,远不能被“贵州”或“少数民族”的有限评价框定。刘雍艺术的地区特色和个人标识鲜明但确乎内置着普世价值。他属于世界。
  15年来,刘雍不断探索、不停进取,自证他的灵魂永远不安,从漫画时期、陶器时期、混血时期到公共艺术时期,他的人生轨迹完全与宇宙的膨胀同步一致。从平面向立体转移,从小幅向巨构扩张,从单纯往多元增殖,刘雍一直在努力进步,不断撑破窄化、定评或旧的认识、印象,给人惊喜。他以旺盛的可持续发展状态,置我15年前的文字于尴尬,也证明纵有美评,实至名归,经得起历史的评价。
  从前预示未来,刘雍一定还会大有作为。请观后效!
2011年12月12日于清华园
  (邹文: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张仃艺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中国美协陶艺委员会副主任、全国城市雕塑艺术委员会秘书长)
关于国大师公司 Copyright 2006-2014 国大师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1509901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