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克唐 介绍
刘克唐 个人照片
1952年出生,山东省临沂人,第四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他的作品取天工之造化,构思新颖、手法质朴、简洁抒情,大有“赋顽石以生命,溶五千年华夏文化于其中”的感觉。
该大师荣誉
    作品赏析:


《红丝石辟雍砚》
    此砚作曾到北京,上海等多地展出,每到一地展出,人们总是惊讶;“大唐气象”, “盛唐气概”。此砚以青州黑山红丝石所制,历时两个多月。黑山红丝石在唐宋时即享盛名,柳公权、欧阳修给予极高的评价。宋唐彦献将此石列为“诸砚之首”,宋苏易简《文房四宝谱》云“天下砚四十余品,青州红丝石第一”。辟雍为古代天子讲学的地方,古人借此典制砚表现出其砚的雍容大方。以此砚试墨确实,与墨相亲,发墨如油,看来红丝砚被唐宋时推为四大名砚之首,绝非浪得虚名。




《贺兰山石古兽砚》
    以优质的贺兰山石设计创作而成,作者利用石头表面的一层绿色,饰以古兽纹饰。用刀干净,古朴典雅,整方砚作给人以厚重的感觉。儒家中庸的哲学思想在此方砚作中得到充分的体现,砚背铭文:贺兰山麓有佳石,色紫间绿亦漪丽;梦中万里几度寻,醒来一觉三叹息;驱车寻梦犹追日,获石归来细收拾;果然发墨膏如油,磨而不磷性相宜。铭文反映出作者对贺兰山石的喜爱,而千里寻梦获石的急切,并对石质和发墨状况等给以细致的描述。对整方砚作的文化品位的提升起到不可或缺的作用。



《紫丝石飞天砚》
   此砚采用莒南紫丝石设计雕刻而成,紫丝石产于水下,储量极少,故非常珍贵,古人曾有以此石制砚,并铭:乡里自有紫丝石,何必南国求歙端。砚额借石皮巧色了了数刀,即将飞天形象刻画的生动古朴,有呼之欲出之感。砚背临刻龙门四品之一,康有为称为极品的孙秋生造像记,刀法沉着,字形古拙,颇得北魏碑学之神韵。


《红丝石其寿莫纪砚》
    此砚巧借砚石上部两小块黄色,刻成灵龟,龟在古代是一种圣物,其代表富贵长寿,所以在古诗中多有对龟的赞美。故作者在砚额上刻“其寿莫纪”四个篆书。砚背铭文较多,多是围绕着灵龟而鐫,并抒发出作者对作品的感情。铭文一、为隶书:龙凤龟麟谓四灵,龙腾在天,变化莫测;丹凤来仪,世运呈祥;祥麟吐华,兆圣人出;龟性迟钝,然坚贞善良,安静长寿,前三者皆为虚诞,世间唯此龟一灵耳。铭文二、为甲骨文:自来齿德共尊之,周易十朋得解疑,不用安阳千片卜,延年益寿已前知。



《砣矶石碧海丹心砚》
    这是一方以砣矶石子石制成的砚台,砣矶石又称雪浪金星,其石质颜色与歙石相近。此砚含铁量较大,故颜色有别于一般洞所出的石材,颜色呈铁红色,如铁铸一般,石质含绢云母较多,故下墨颇利。为砣矶石中的极品。
该砚上面刻壁立的石崖,有云朵穿于其间。砚背右侧刻“碧海丹心”四个较大的隶书,左侧洋洋洒洒刻楷书近八十字。砚铭刻画了该砚的特点以及形成的原因,并以石喻人,描写了作者的心志和人生观及艺术观,是作者二十年前的代表作之一,各类砚书多,作为经典而引用,在砚界影响颇大。

    作者介绍:
    1、1972年3月创办临沂羲之砚厂,任设计员。同年,16方砚选送广州交易会并订货。   
    2、1974年10月赴青岛与日本明治通商会社组织的日本治砚同行交流。  
    3、1976年5月作品赴日本奈良展出。同年受聘于临沂工艺美术研究所。  
    4、1978年8月 “鲁砚”由山东省革命委员会组织在北京团城展出,刘克唐所创作的云月砚等十几件参展,其中红丝石云月砚由赵朴初先生题铭。  
    5、1979年作品收入《鲁砚谱》由齐鲁书社出版。
    6、1986年“相思砚”“金星石组合文具”被评为中国工艺美术珍品,由中国工艺美术珍品馆永久收藏。  
    7、1987年 “燕子石甲古砚”被评为中国工艺美术珍品,由中国工艺美术珍品馆永久收藏。   
    8、1988年4月参加全国工艺美术代表大会。
    9、1989年被评为高级工艺美术师。   
    10、1991年11月“琅琊砚艺展”在北京中国工艺美术馆展出,赵朴初先生题写展标,李先念主席题词“琅琊名砚,文房之宝,艺术珍品。”刘华清到展馆参观。启功,沈鹏等分别题词。  
    11、1992年4月“黄河情砚”由姬鹏飞作为国礼赠送给日本首相宫泽喜一。
    12、1992年7月参与编辑了《中国名砚鉴赏》一书,由山东教育出版社出版。
    13、1992年10月 “听竹砚”由国家主席杨尚昆赠给来访的日本国明仁天皇。
    14、1993年11月参加了毛泽东诞辰100周年活动,期间受毛泽东家人张文秋,韶华以及华国峰,迟浩田的邀请分别到其家中作客。
    15、1997年被评为第四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16、1993年-1998年用时五年创作了大型系列作品“唐诗三百砚” 1999年10月 “唐诗三百砚”被评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金奖。
    17、2000年9月到北京分别到启功,史树青,卢光照几位先生家中拜访。
    18、2001年7月陪同来访的日本治砚家到山东各地考察。
    19、2002年5月在北京世纪坛参加中日邦交正常化,中日砚台,书法作品交流展。
    20、2002年7月受日本旅游学会会长山本涛石先生的邀请到日本东京,奈良等地访问。
    21、2003年6月所著《鲁砚的鉴别何欣赏》由湖北美术出版社出版。
    22、2004年-2009年担任历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评委。
    23、2006年3月论文“论砚十二品”在《收藏界》第三期发表。
    24、2006年12月受聘为中国工艺美术珍品馆专家组成员。
    25、2007年10月受聘为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26、2009年6月18日,在北京举办纪念李先念主席诞辰100周年、刘克唐砚艺专题展。

观鲁砚品文化
孙凤海(刘克唐学生)
    辽阔的山东大地,物华天宝、资源丰饶,五千年华夏文明孕育了灿烂的齐鲁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齐鲁文化又缔造了中华文明史中珍贵的艺术精华——“鲁砚”。山东境内所产砚石品类繁多,制砚历史悠久。大汶口文化时期已出现了石制研磨器,也就是砚台的前身。有关专家认为:鲁砚早在春秋时期已初定其型,秦汉时期砚的艺术造型及石材臻于完善,隋、唐、晋已达鼎盛。但当时并无“鲁砚”这个称谓,而是各有各的名字,有按地域命名的,如浮莱山砚、砣矶砚、尼山砚、杏山砚……有按人物命名的,如田横砚、徐公砚……有按材质特征命名的,如红丝砚、金星砚、燕子石砚……“鲁砚”这个称谓是石可先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对山东境内所产砚石重新挖掘并整理后而命名的,是山东境内砚石所产砚台的总称,鲁砚以其品种丰富、纹理多变、质地温润、发墨宜毫等特点在历史上久负盛名,甚至有些品种被视为稀世珍宝。
    鲁砚中的红丝砚在唐宋时期曾被推为诸砚之首,唐柳公权在他的《砚论》中说:“蓄砚以青州为第一、绛州次之”。宋苏易简在《文房四谱》中亦说:“天下之砚四十余品,以青州红丝石为第一,端州斧柯山石第二,歙州龙尾山石第三”。高似荪的《砚笺》、米芾《砚史》、唐彦猷《砚录》皆有著录,因此足见红丝砚在历史上的地位和影响。在青州黑山上唐朝、北宋时期开挖的洞口依然存在。前段时间,我陪同恩师刘克唐先生再次登黑山考察时,发现在老洞附近又开挖了不少新坑口,并且出了不少优质砚石,由此而断以前有些资料说黑山红丝石已枯竭,这种说法不足为信。红丝石再一产地是临朐老崖崮,清光绪《临朐县志》载:“老崖崮石黄质红丝……其温润者不减端溪”。红丝砚以其华润密致、发墨如膏、蓄墨似漆、还有千变万化的红丝映带,堪称砚林之珍。
    鲁砚之中还有与歙石难辨真伪的砣矶砚,此石产于烟台长岛县砣矶岛,因岛而得名。据史料记载,以砣矶石制砚始于北宋熙宁年间,砣矶石色青黑、质坚细、下墨颇利、映日泛光,如层层波浪,故有雪浪金星之称。其石质无论是外观视觉效果还是内在结构及化学成分都和歙砚龙尾山石极为接近,难分难辨。明徐渭曰:“砣石可与歙石乱真”。曾赋诗赞曰:“向者宝端歙,近复珍砣矶。在海感交蜃,纹理多奇怪。白者为雪浪,显者黄金泥……”至清代此砚被纳为贡品,清廷内府造办处档案中记载:“雍正七年十二月廿五日,太监张玉贵、王常贵交来花梨木匣砣矶砚九方,传旨养心殿收着,钦此”据传乾隆皇帝也非常钟爱砣矶砚。现如今在北京故宫博物院尚存一方乾隆御题的长方形蟠螭纹砣矶砚,砚底刻有乾隆手书七绝诗“砣矶石刻五蟠螭,受墨何须夸马肝。设以诗中例小品,谓同岛瘦与郊寒。”当代书法家舒同亦曾题颂:“金星闪烁雪浪翻,为文发墨赛马肝”。由此可见砣矶砚可与端歙相媲美。
在天津艺术博物馆藏有一方明代顾从义摹刻的石鼓砚,此砚石质苍黑纯净、温润如玉。历史上罗振玉、罗君惕等许多名人曾将其定为端石,恩师刘克唐先生曾两次见过此砚,一直心中存疑,后来经过和收藏家阎家宪、天津艺术博物馆研究员蔡鸿茹两位先生多次探讨求证,这方几百年来一直定为端石的砚台,实际是鲁砚之中的淄石。由此而见,淄石和端石亦达到了难分难辨的程度。唐彦猷《砚录》中述:“淄石可与端歙相上下”。陆游《蛮溪砚铭》中亦载:“龙尾之群淄韫玉之伯仲也”。当代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曾题淄砚铭:“锋发墨、不伤笔、箧中砚、此第一……
    享誉海内外国宝级的紫金贴,曾有多少书法爱好者为之倾倒、为之沉迷。孰不知它就是因鲁砚中的紫金砚而生,并且还留下了一段文坛爱砚佳话。公元1101年苏轼自海南返回江南后,又专程到真州去拜访老友米芾,久别重逢,米芾甚喜,拿出了珍藏的谢安《八月五日贴》请苏轼为之做跋,又拿出了心爱之宝御赐紫金砚来磨墨,东坡书罢,即拿起砚来爱不释手、连连称赞。走时向米芾恳求借砚一用,米芾虽心不舍,却又难碍老友之面,忍痛借与。一月后苏轼卒于常州,终前嘱其子此砚陪葬,米芾闻讯匆忙前去讨回,并写下了著名的《紫金贴》:“苏子瞻携吾紫金去,嘱其子入棺,吾今得之,不以敛,传世之物岂可与清净圆明本来妙觉真常之性同去住哉”。米芾在《宝晋英光集》中也记述了此砚:“吾年老才得紫金石,与余家所收右军砚无异,人间第一品也,端、歙皆其下”。1973年在元大都遗址出土了这方砚,铭曰:“此琅琊紫金石所镌,颇易得墨,在诸石之上,自永徽始制砚,然皆以为端,实误也,元章”。现今此砚珍藏于故宫博物院。
    鲁砚中还有作为国礼走出国门的徐公砚,恩师刘克唐先生所做的《听竹砚》、《黄河情砚》在国家领导人出访日本时,分别赠与日本天皇和首相。他所用的材质就是徐公石,此石自然形边纹,且生石乳,一石一形,不假人工千姿百态,故有“天成砚”之誉,而且石色丰富,有蟹壳青、茶叶末、鳝鱼黄、瓜皮绿……甚至还有一石多色的,石质细嫩,抚之如童之肌肤,发墨如膏、贮水不耗,实为砚林之奇葩。据传,唐代有一个叫俆晦的举子,赴京赶考,途经沂地,得见此石,爱其形色遂磨琢为砚,在京会考时适逢天寒,其他举子皆因天寒而致砚墨结冰,唯俆晦砚墨如油、有如天助,得获蟾宫折桂,后官至礼部尚书。俆晦七十休官后,遂定居得砚之地,时人尊称俆公,该地后改名俆公店,此石也因俆晦而得名俆公石,用此石所制之砚亦称俆公砚。
    鲁砚中还有很多优质砚种如田横砚、浮莱山砚、尼山砚、龟石砚……每个砚种各具特色,各自都有其独到之处,其优越性是其它砚种所不能比拟的,另外,鲁砚还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和较高的文化品位,在中国砚史上都留有光辉之笔,在我国砚林中依然熠熠生辉。鲁砚的重新发掘,是在上世纪60、70年代,迄今四十余年,在这短短的几十年里,鲁砚能有今天标新立异的风采,不能不提到对鲁砚重新发掘、整理并使之振兴的三位巨匠,一是石可先生,他使鲁砚获得了新生,而且还根据山东境内砚石之特性,另辟溪径,以“简朴大方”的制砚理念,开创了一条有别于它砚风格的道路。二是姜书璞先生,他所制之砚,善借“天工之手”而为己用,提出了“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艺术思想,进一步丰富了鲁砚的独特魅力。三是刘克唐先生,在两位老师的基础上,以“因材施艺、妙思巧构、以文导题、刀笔并茂”的手法,融华夏五千年文化于砚中,真正开创了“文人砚”的鲁砚新风貌。如果把鲁砚复兴作一比喻,那就是石可先生开辟了一条土路,姜书璞先生在上面铺了一层沙石,刘克唐先生则浇注上了高标号混凝土,使之硬化、坚固、完善、真正修造了一条有特色的鲁砚发展之路。鲁砚的明天会更加绚丽、更加辉煌。
关于国大师公司 Copyright 2006-2014 国大师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粤ICP备15099018号-1